在上個禮拜四,一個涼爽的早晨,我穿著吊嘎、短褲、脫鞋,跑到地下室二樓,要幹麻呢?我要將帥帥的小狼拿去烤漆,於是,就當我拿著工具,正慢慢的拆著土除的時後,一個腳步聲走了過來,於是我用眼角餘光往那個方向看去,是一個中年歐巴桑,我突然發現,我正在一個陰暗的角落,默默的拆車,這時後歐巴桑連車也沒騎就’迅速’走了(請注意!是迅速),歐巴桑的腦波突然傳進我的腦海,「痾!…,她…她該不會以為我要偷車吧!」,但是我又覺得我可能想太多了,又開心的脫我小狼的衣服,約莫過了10分鐘,正當我流著汗繼續拆輪胎的時後,我們大樓的警衛伯伯出現了。
『少年ㄟ!這你ㄟ車喔!』
「…不會吧!」我心想。
『對阿!這是我的車』
『阿你邁衝蝦?』譯文:阿你要幹麻?
『我要拿去烤漆阿』
『你攏自己用喔!』
『對阿!不然車行太黑了』
以下略…(大概聊了五分鐘)

「呼!見鬼了!那歐巴桑真的去給我通報警衛,不過算了…」我心想。
正當那管理員問完話,才剛從我的正前方離開不到五秒,我的身後又響起了腳步聲。
『先生!這是你的車嗎?』一個穿著便服的人問我。
「…,」
『對阿!』
突然間他從口帶掏出了不知名的物體(…別想歪),原來是皮夾。
「拿皮夾要給我錢嗎?        (= ﹏ =)」我心想。
看著他熟練的打開皮夾,隨後他便說道:『我是xx派出所的,可以請你出示證件嗎?』
「…」
這時後的我還是那個穿著吊嘎、短褲、脫鞋的我。
『痾…基本上我現在沒帶證件下來,你要跟我上去嗎?(=. .=|||)』
那時的我跟小丸子一樣正在旋轉而且充滿了線…。
心得:事後想起來,警衛伯伯和警察大爺真是奸詐,一個先從一邊出口跟我聊天,拖了我大概五分鐘,另一個再匆忙的趕來(因為這個警察是住我們社區的,所以才這麼快),而且還從另一邊過來…。
雖然平常我都把車停在那個陰暗的角落(這是因為那裡要出來比較麻煩,所以好停又不怕被人移車刮到),不過阿桑阿,妳是有看過人家穿吊嘎、短褲、脫鞋還拿一堆工具來偷車的喔!除了無言還是無言…

p.s:那個警衛伯伯後來又下來’關心’了我一次,這代表又有人去通報了,雖然有點不爽,但是證明我們社區的人都是熱心的人啦~~這樣大家的車車才會有保障(= v =)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ashuzuki 的頭像
yashuzuki

心靈治療師 ... 專治你無趣的病

yashuz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